给孩子一个热爱生命的理由,多体会真善美

我知道世界上不是没有丑陋和险恶,可是我更相信,向往善良和光明,才能令我们不惧黑暗。

——独木舟《相逢的人会再相逢》

生活中,遇到乞丐行乞时,孩子若问:“妈妈,他们为什么会要饭呢?”你知道怎样回答吗?

作为父母,总想让孩子觉得世界是美好的,不想说太多残酷的东西。那么,父母到底应不应该向孩子展示社会残酷的一面呢?

在美国,每逢圣诞节北美防空司令部便会全天候追踪各地出现的圣诞老人,并配备专门热线小组回应小朋友的询问电话,以此来守护孩子们对圣诞老人的纯真想象。此项行动,已经持续了58年。

这世界上最纯洁无邪的,恐怕就是孩子的心了。父母给孩子灌输真善美,孩子就会认为世界是真善美的,自己也会做一个真善美的人;反之,孩子被灌输太多的假恶丑,他便会对世界充满恐惧和戒备,即便自己没有发展到假恶丑的地步,也必定不会是心理健康、阳光积极的人。

一直有一种声音认为,应该让孩子早一些接触社会的残酷,这样他们才能够产生足够的耐受力,由此懂得未来社会生活的艰辛,进而愿意更好的学习。

这种说法听起来不错,不过却一直遭到教育领域的反对。

对此,让那些“一心想为孩子好”的父母很是不理解,他们甚至觉得老师和其他父母都有些小题大做,毕竟有那么多人在社会上生存,让孩子多知道一些社会的事情,对他们还是有好处的。

可是,常言道:“学好不容易,学坏一出溜儿。”意思是一个人想要学好,需要很多的努力和更多的坚持,可是学坏却只在翻手之间。

有些父母会说:“我们家孩子从小就听话,很聪明,不会学坏的。”

这只是那些父母的个人想法罢了,教育领域之所以设置了漫长的教育期,原因便是孩子们生理发育可以很快,但心理发育却没办法加速。

一个孩子在价值观、道德观还没有养成的时候,很可能会被社会中的种种诱惑所吸引,而孩子们根本没有辨别各种诱惑的能力,最后得到的结果只有伤害。

一位老师说过:“我并不是不愿意给孩子们讲什么是社会,社会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。而是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将整个社会客观的展现出来。”

无论是教师,还是父母,在讲解和介绍社会现实时,都不免出现情绪。而这种情绪,会影响到讲解人采用的方式和角度,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曲解或扼杀孩子的想象力。

曾有一位教师和家长沟通,认为家长过多的传输了社会规则,导致年仅12岁的孩子不愿意相信他人,做事一板一眼,一切都按照成年人的规则来。

对此,家长表示不解:“这有什么不好?”

家长并不知道,孩子的世界和成人世界有着不同的规则。

比如,社会经验告诉父母:借钱给一个人,很可能会要不回来,朋友交情也断了。可对于孩子而言,却可能因此收获一个朋友。

因为,成年人总觉得社会缺乏诚信,可青少年的世界对于诚信还有着执着和信仰。而父母过多的给孩子灌输社会的残酷,却会扼杀孩子的这种信仰,让孩子变得自私、不合群,失去越来越多的朋友,甚至因此孤僻。

说到底,孩子在缺乏能力的时候,过早的接触社会的残酷与阴暗面,或许可以让他躲开对人性的失望,却也失去了得到惊喜和探索的权力。

伯利克里在雅典阵亡将士的葬礼上,这样说道:

我们不花费时间来训练自己忍受那些尚未到来的痛苦,但是当我们真的遇到痛苦的时候,我们表现出自己和那些经常受到严格训练的人一样勇敢。

那么,为什么雅典人不像斯巴达人那样从小经受严酷的军事训练,却可以做到同样的勇敢?那是因为雅典是一个伟大的城邦,我们爱好美丽,但是没有因此而变得奢侈;我们爱好智慧,但是没有因此而变得柔弱。我们把财富当作可以适当利用的东西,而没有把它当作可以夸耀自己的本钱。至于贫穷,谁也不必以承认自己的贫穷为耻,真正的耻辱是为避免贫穷而不择手段。

再者,在关于友谊的问题上,我们是独特的。当我们真正给予他人以恩惠时,我们不是因为考虑我们的得失才这样做的,而是由于我们的慷慨,我们不会因为这样做而后悔。因此,如果把一切都联系起来考虑的话,我可以断言,我们的城邦是全希腊的学校……

这就是这些烈士愿意为之慷慨而战、慷慨而死的一个城邦,因为他们只要想到丧失了这个城邦,就会不寒而栗。

因此,我们应该给孩子一个热爱生命的理由,多让孩子体会什么是真善美,这样,即便孩子日后看到了社会的残酷,也会用阳光而积极的态度来面对,内心也会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抵御丑恶。

G. K. Chesterton说过:“The true soldier fights not because he hates what is in front of him, but because he loves what is behind him.(真正的战士奋力战斗不是为了面前所憎恶之物,而是为了身后所爱。)”

有些人认为,能支撑他们撑过凛冬的是曾经的伤痕累累,但实际却恰恰相反,那些有足够勇气来面对黑暗的人,往往都是在充裕的爱、温柔和光明中成长起来的。

父母们如果仔细观察一下身边的人就会发现,那些平日里表现得落落大方,能够坦率地接受他人的爱又能果断拒绝不合理的事情,并在危机面前镇定自如的人,往往都有着相对幸福的家庭和温暖的童年;而那些过早看过世界的残忍与残暴之处的孩子,反而更容易宠辱皆惊,行事瑟缩。

首页社会